English

首頁 >> 高級獵頭 >> 職場得意 >> 詮釋團隊合作
文章
王雅蘭

詮釋團隊合作

    和諧、合作、協調行動。這些很難,但可以學會。最好的方法是什麼?近距離觀察那些偉大的團隊,然後加入屬於你自己的那一支吧。

    1972 年,由於一項莫須有的罪名,一支頂尖的特種小分隊被軍事法庭送進了監獄。這四個人很快從一家最高安全級別的監獄出逃,加入洛杉磯的一個地下組織。他們以當雇傭兵為生,至今還在被政府通緝。如果你遇到了麻煩,求助無門,如果你能找到他們的話,或許你可以雇傭他們──天龍特攻隊。

    《天龍特攻隊》(A-Team)于 1987 年停播(停播時他們還在受政府通緝),但這部片子是電視上迄今提供的有關團隊建設的最佳樣板。它成功的幾個關鍵元素是: 一個抽雪茄的偽裝高手,一位王牌飛行員,一個非常英俊的騙子,一位留著莫霍克髮型的機械師和一部超棒的貨車。這些對商業來説可能沒有什麼意義,但角色的明確正是有效合作的一個特點。小團隊的規模也是,雖説這個團隊只有 4 個人,稍低於最優數字 4.6。它的高度凝聚力與外部威脅的存在(如時刻面臨政府的抓捕)密切相關,就像在注意到德國的威脅之前,法國和英國血戰了幾個世紀。團隊的另一個普遍存在的特點是: 它們是普遍存在的。只要你為了謀生而工作,我們就料定你得和其他人互動。

    如果你認為這些純屬煽情,與真正的商戰相去甚遠,那麼來看看正在索尼身上發生了什麼吧。索尼首席執行官霍華德•斯金格(Howard Stringer)和總裁中缽良治(Ryoji Chubachi)正致力於讓這家建立在分散團隊基礎 上的公司恢復戰鬥精神(和更高的利潤)。他們的主題是: 統一索尼(Sony United)。

    實際上,你聽過的大部分關於團隊合作的觀點都是空話。那麼讓我們由此開始: 撕下那些宣揚團隊合作的煽情海報,把記載了約翰•麥登(John Madden,美國著名橄欖球教練──譯注)稱之為“團隊成員”的事例的文字都塞進垃圾筒裏付之一炬。然後,我們再開始進入下一步,切實地去思考成為一個團隊意味著什麼。

    當然,我們決不是反對團隊合作的概念。但問題的關鍵是: 所有那動聽的廢話掩蓋了可行的實踐。而團隊合作是一種實踐。出色的團隊合作是一個結果;而你只能創造促成這一結果的條件。就像發財和戀愛一樣,你不能只是盼著它發生。

    我們更進一步説: 團隊合作是一項個人技能。這正是克裏斯托弗•艾弗裏(Christopher Avery)所著的一本書的名字。他寫道: 無論你的權威級別是什麼,“學會熟練地與別人一起完成更多的工作,都應該是你為提升自身價值所能做的最重要的事。”艾弗裏接著説,隨著工作被以小組越來越細地分解,將某人的困難歸咎於“糟糕的團隊”,從本質上説也屬於個人的失敗,因為團隊合作的概念就意味著責任分擔。你無法控制他人的行為,但你可以控制你自己的。這意味著團隊中總有個“我”存在。在法國更是如此,法語裏團隊這個詞(岢uipe)裏就有個“我”(I)。

    不過,這個“我”並不是在這“唯我”的十年中引發了太多關注的那個自私自利的“我”;而是那個為美國建造教堂、投身戰爭的有歸屬的“我”。靠個人蠻幹,尼爾 阿姆斯特朗(Neil Armstrong)不可能登上月球;不存在自造的宇航員。羅伯特•弗羅斯特(Robert Frost,美國詩人──譯者)寫過: “人們齊心協力,無論是在一起還是分離。”

    合作的問題與希望都在於此。人們合作的成敗不是事先註定的,兩者都有可能。已故斯坦福大學的社會學家伊麗莎白•科恩(Elizabeth Cohen)在她關於課堂上團隊合作的研究中發現,如果僅僅只是把孩子帶進團隊,並告訴他們解決某個問題,那麼通常的結果就是一個孩子主導一切,而其他孩子看上去完全靠邊站。但是,如果老師花點時間來確立規則,比如角色、目標,等等,“孩子們不僅自己遵守這些新規則,還會對團隊內的其他成員也執行這些規則。”他們也許會有點做得過頭,“即便年紀很小的學生,也會去教導團隊其他成員,告訴他們應該怎麼做。”

    經濟學家一直以為,成功應歸結為個人激勵。我們會在符合自身利益的情況下合作,否則就不會合作(有點像獅子)。後來,由林達•卡波雷爾(Linnda Caporael)領導的研究小組提出了疑問: 有沒有不帶任何激勵的合作呢?回答令人驚奇──有!是在適當的條件下。參與者經常説,他們以“群體的好處”作為動機。

    這讓經濟學家感到震驚,而對任何成功團隊成員來説極為平常。生命中最豐富的體驗常常發生在與別人的合作中,比如你的車庫樂隊、你的婚禮、乘雪橇車,等等。那些認定員工純屬唯利是圖的老闆,最終只會有一群唯利是圖的員工。沒有哪種團隊訓練能改變這種情況──如果其中還有用賣房招牌打你同事的屁股,那就更不行了。家庭安全公司 Alarm One 的銷售部就這麼幹了,結果一位 53 歲的僱員以精神痛苦為由對其提起訴訟。(4 月,陪審團裁定,賠償她 120 萬美元。)

    我們再看看那些大人物是如何做的。在 2000 年的一次公開露面中,《天龍特攻隊》的一位演員被影迷問到,最喜歡哪位和他一起出演的明星。他回答: “聽著,不應該由我來選擇最喜歡的人,因為我們是一個團隊,我是其中一員。請記住,他們説,團隊中沒有‘我’(I)(又來了!)。”確實沒有,但團體裏還有個“T”。可憐那些總是忘記這點的蠢人!(完)

HR管理世界
責權聲明:本文所表述觀點僅代表作者或發佈者觀點,與51job.com無關
未經 51job.com 同意,不得轉載本網站之所有招聘信息及作品